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宋唐诗如画,会友学清照。 兵法多少计,象棋有几招。 读书到深夜,下棋熬通宵。 莫道红尘累,花香人不老。 把酒遥遥敬,逢友千杯少。 不求今夕醉,畅谈到明朝。

梦里梦外漫谈  

2015-05-30 10:00:04|  分类: 老婆和闺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老婆和闺蜜一帮人新开一个微信群,聊得不亦乐乎。是啊,当姑娘时整天腻在一块,无话不讲,无事不谈,那是多么令人艳羡的时光!如今各随老公奔东西,多少年有的还难见一次面,常见的也是一两年见一次吧,也难怪她们嘻嘻哈哈一整天!
其中一篇短文让她们沸腾了,传说是7月1号以后什么新婚姻法规定,为缓解男女青年失衡压力,一个女的可以娶两老公,她们可当真了,我感觉到许多手机跳起了广场舞,很劲炫的那种。可把我郁闷坏了,手机里此起彼伏的大笑声不绝于耳,半说半唱的,大意就是她们的青春可以再火一把了,左一个老公右一个老公后面跟一个,跟我们男人幻想的,犹有过之无不及。我还奢望着什么时候男人政策好了,呵呵,一个弹琴一个伴唱,美滋滋的,那不就是想想乐呵乐呵嘛?她们还俨然成了女王,把群名也改成某某女神集团,原来是辣妈,这档次不是提高一两个啊!
当晚,我就做了一个荒诞的梦:我正在铺着床,夜色茫茫,门外一个远归的男人快步走进来,我没看清他的脸,一个宽大的床,我见他回来,我刻意把床单抻得展展的,又用花露水在两个枕头上喷了几下,感觉自惭形秽,老婆在里面,我倒像个娇羞的小媳妇儿似的······
第二天我把梦给老婆讲了一下,她笑得更开心了。我的梦像圆了她们的梦一样。
我坐在楼梯口一边看门儿一边在听申凤梅越调,老婆站在上面门口口跟前,有一种居高临下高高在上的感觉,边聊边笑边跟我调笑,我在搜《舌战群儒》下半段时,好久没搜到又有些不快,老婆的调笑我默不作声,她以为是我吃醋了,接二连三的问,吃醋,这个字眼儿让我想起她的吃醋:
1997年,我在郑州省邮电学校新址苗圃打工时,认识了去郑州看病的女孩儿,我们主管的小姨子,一个小学教师,由于差不多同龄,比较谈得来吧。所以日记里的一些爱慕,被2000年来郑州开小书店的老婆发现(我们是1999年底结的婚),她满是醋意,哭了几次,追问我和她的交往细节,我不想解释,怕越说越不清楚。其实她是一个外向的人,我特别内向,可能是她觉得在我们几个中间,我相对有一点点儿知识能跟上她的思维吧,所以我们说话多一点吧,仅此而已,对于一个爱写诗的人来说,我附风作雅,显摆自己不足道的菜花,老婆吃醋在所难免,但我确实和她不存在也绝不会存在一丁点暧昧,就像老婆以为我做那样的梦就是吃醋一样,只是玩笑,都是玩笑,不必当真。
吃醋,是爱的一种真切表现。
河南不惊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16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